也不知是哪聽來的,還是確有其事:紙內褲是會被『水』溶化的…

四月中旬,不遠的台灣還在春暖花開時,曼谷街頭已經熱暑迫人。拎著一只旅行袋的偉信,在下午四點半不斷盤思著紙內褲的問題。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,打從十分鐘之前,他就覺得:跨下那一瘩一瘩的黏稠感,該不會是被汗水化掉了的紙內褲殘渣吧?

「不好意思。」服務生笑著回答:「客滿。」

步出飯店,偉信放下肩上的旅行袋,蹲坐在人行道旁的紅傳路上,如同洩氣中的皮球放聲嘆氣。

陳小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