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你這把指甲剪哪裡買的?怎地那麼不好使。」說話的是二哥,一臉嫌惡的將指甲剪放回桌上。

「我倒不覺得難用。真是用不上手,你回你自個家中再剪吧!也省得掉了我一地板的腳趾甲屑。」

「不是我挑剔,真是不俐落呀!行點好,換把麻利點的唄。」

「『麻利』?這位偽大陸人先生,別講些聽不懂的字眼兒,行嗎?在這般下去,只怕不出年餘,就連腔調都給變了。」

陳小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