村長布告欄
每個人都有不想面對的回憶,我們可以選擇遺忘或面對、抗拒或妥協。 by Daniel Keyes

目前分類:很散的文 (4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「你這把指甲剪哪裡買的?怎地那麼不好使。」說話的是二哥,一臉嫌惡的將指甲剪放回桌上。

「我倒不覺得難用。真是用不上手,你回你自個家中再剪吧!也省得掉了我一地板的腳趾甲屑。」

「不是我挑剔,真是不俐落呀!行點好,換把麻利點的唄。」

「『麻利』?這位偽大陸人先生,別講些聽不懂的字眼兒,行嗎?在這般下去,只怕不出年餘,就連腔調都給變了。」

陳小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9) 人氣()

「還修?修了幾回啦?這五百萬畫數級的相機也該退休啦!」

「捨不得丟呀!」

吳老闆搖搖頭,拿出送修單與我填寫。不過寫了名和姓,身後便傳來女人聲音。

「吳老闆。」

陳小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8) 人氣()

     「把電玩放下。」 
     
男孩停下手中把玩的任天堂DS,小心翼翼的蓋上螢幕;抬起頭,不解的看著出聲的婦人。棒球帽下的一雙眼離開電玩螢幕之後,卻不知要將焦點擺放在哪,只能是疑惑的看著四周。
     「我說過,『每、一、次』坐到位置上的時候要看哪裡?」說話的是一名看似年約七十幾歲的老婦人,我注意到她特意的在「每一次」這三個字上放緩速度、加重音量。
     「外面。」男孩低下頭,彷彿知道自己做錯了。

陳小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     旅行曼谷的那些日子,總在清晨六時許,被陣陣小提琴聲吵醒。對於不到凌晨二、三時不肯入睡的我而言,著實是一大噩夢。 
  
   友人因為暑期回清邁老家,將房間借住與我,省了我在曼谷的租房費用,不過他卻忘了告知,那木板隔間的三樓小房是在一家中國餐館樓上。 
     餐館是一名香港人開設,鄰近一所私立大學,看準這兒中國留學生多,於是便烹煮些家鄉味,讓中國學生有個解饞的地方。裡頭的店員全是清邁一帶下來的雲南人後裔,當中唯一不操雲南家鄉話的男孩,也就是讓我不堪其擾的傢伙,他是北京人,叫張浩。 
     聽其他人說,他父親是北大音樂系的教授,母親是個副教授,他則是主修小提琴的北大生。因為中國迫害法輪功,母親和父親劃清界線,他跟了父親逃到泰國。不過,這些人最後總會加上一句:「是張浩自己說的。」 

陳小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