村長布告欄
每個人都有不想面對的回憶,我們可以選擇遺忘或面對、抗拒或妥協。 by Daniel Keyes

  凱文萬萬沒有想到,居然會在曼谷蘇凡納布機場見到她;那位交往六年、同居兩年,幾乎論及婚嫁的女孩,小妮。

     因為這滿坑滿谷的『黃衫軍』,飛機今晚到底能不能飛,答案幾乎已是肯定的了。而讓凱文無法肯定的是:到底,該不該上前打聲招呼呢?

一件橫條彩色連帽外套,一副黑框膠質眼鏡的後頭,I-POD的白色耳機線條爬上白晰的臉龐,小妮把頭髮留了長,總是五顏六色的飛揚色彩沒了;眉上本該有的銀白圓環和滿是飾物的雙耳,如今看來清爽多了。

不過,腳下那一雙限量版的NIKE球鞋倒是沒變。

是她沒錯。那酷愛滾石合唱團的小妮,現正盤著腿,低頭閱讀著手中的一本雜誌。

幾年了?2000的除夕夜到現在,都八年了呀!從那時候起,凱文再也沒有過她的消息;或者是,再也不敢讓她有自己的消息?答案其實非常明顯,這名忐忑不安的已婚男子,正不自覺的觸摸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。

提起身旁的旅行袋,凱文低著頭從座位上站起,假意抓著頭髮,將眼前的小妮從自己的視線範圍內移開。雖然,明明隔著有近二十公尺之遠。

這慌張的走離,差點撞上身旁的一架推車,帶著一些的狼狽,連忙往他處走去。

 

凱文在機場星巴克點了杯冰拿鐵,挑張座位,安靜的坐下。只是,身邊鼓譟的音量,不只是抗議的人們,更多的是腦袋裡不安份的憶想,讓他直想起了那些從前。

那些終日無所適事,天天跑著派對;那些莫名其妙的年少輕狂,啃食著再也不回來的青春。發夢,發呆,以及更多傻事的發生。

離開她那年,是二十八歲吧?

而今,凱文結婚了,在離開小妮的三年之後。而結婚的對象,卻不是當初離開她的原因。說來好笑,當時那位被她抓包的對象,凱文竟然記不清她的全名?是姓魏?還是…?

這些年,偶的會想起小妮,她生活得如何?變得如何?三年前的一場婚宴中,遇見了以前同住在士林的另一位室友,讓凱文知道她那時候的狀況。如果沒有記錯,她在一家知名的服飾專賣店擔任採購。

這,倒是蠻適合她的。

 

喝完咖啡,凱文起身走進廁所。

洗手台前,望著鏡中的自己,退後的髮線,清晰的抬頭紋,就連眼角的魚尾紋也如此明顯。怎麼,她看起來都沒老?不,該說是添了幾份神采,看似更加亮麗。

下意識的縮起肚子,這該死的中年男子象徵,如今在鏡子中表露無遺。

結了婚的我,怎的變化如此之大?幾年前的我,到底是什麼樣子呀?

而她,這些年不知過得如何?又不知,結婚了沒有?

 

凱文回到剛剛的座椅上,眼角餘光不時飄向不遠處的小妮。細看她的行李,不過是一只不算大的綠色迷彩皮箱和座位旁的大花背包。

她,是一個人?還是?

如果說是一個人,今晚飛機看似絕無可能會飛,那麼?她有何打算呢?

 

一念於此,心臟竟然加速跳動。這心跳的感覺,有多久不曾出現了?

當時那位搖滾少女,如今卸下過份的妝飾,竟是如此動人。凱文的思緒飛奔,執意起那些熱汗淋漓的夜晚。

那晚,在打烊後的日本料理店裡;那晚,二姊家樓下的樓梯間;還有,那一些纏綿悱惻的不再…。猶記得,幾杯黃湯下肚,微醺的小妮,比任何時刻都要令人無法抗拒。

     我那時,怎麼還會想要偷吃呀?而且,還是搭上了她同班的女店員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男人都用下半身思考,不過,有一點倒是蠻明確的。老是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,絕對不會因著年齡的長成而有所改變。

誠如凱文,如今正偷偷的取下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…

 

     別問他哪來的勇氣,在還沒來得及深思熟慮之前,凱文已經站到了小妮的眼前。儘管,這傢伙的心臟正噗通噗通的直跳不停。

「小妮?」裝不確定是很爛的招數,卻也是唯一的不敗殺著。

小妮揚起頭,撥弄眼就前的一搓髮絲,揚起頭看著眼前男子。這一瞧看的神情,讓凱文心中有了定論。

她,知道我是誰。

「凱文?」張大了嘴的小妮,除下耳朵上的耳機,驚訝的叫著:「你…怎麼在這裡?」

「剛看到了妳,想說該不會是妳吧?想不到真的是。」

「好巧喔!」說完,小妮站起身子,一雙眼盯著他全身上下,歪著嘴直笑,「你不說話,我還真認不出來是你。」

「哈哈!都快四十了呀!」凱文說完,摸著自己的後腦勺發笑著,「瞧瞧妳,怎麼看起來比以前還年輕?」

小妮一聲不響,依舊掛著微笑直盯著他猛瞧,這讓凱文頓感不好意思。

「多久沒見了?」憑空抓了個話題,卻發覺似乎不該提起這。

「七、八年了吧?」她湊過身子,張開手臂,說:「看看你,穿西服呀?」

順著她的動作,有點狼狽的擁她進身,上半身短暫的接觸,順勢拍了下她的肩頭,慌張的連該放手的時機都掌握不了。不過,她身上的味道,好香。這…是她以前的味道嗎?

兩人分開後,小妮看著他手中的行囊,問:「你一個人?」

凱文點點頭,左手大拇指卻心虛的直摸向無名指,接著問:「妳呢?」

「一個人。對了,你怎麼會在這?」

「工作。其實前天就該走了,只是沒想到會被困在這。妳呢?來玩嗎?還是?」

     小妮坐回椅子上,挪走那只大花背包,騰了張空椅讓凱文坐下。

     「來曼谷看展覽,順便拜訪幾位年輕設計師。」

     「衣服嗎?」

     小妮有點訝異:「你怎麼知道?」

     該死,這不就表示了我知道她的消息。凱文連忙解釋著:「我想,會讓妳有所興趣的,大概是這方面吧?」

     她笑了笑:「好歹也再一起了六年。是嗎?」

     這尷尬的一句話讓凱文頓時啞口,只能陪著笑點著頭。腦中不斷想著該接上些什麼話。不過,仍是一陣空白。

    「結婚了嗎?」小妮開口問。

    「嗯?」

     小妮湊過身子,拉過他的左手,問:「我說,結…」

     話還沒問盡,一陣漫天吶喊響徹整個機場,前方帶頭的黃衫軍人員躍上高台,手持擴音器大喊著兩人聽不懂的泰語。只見台上叫一句,台下回喊一句。一陣陣的叫鬧不絕於耳,整個場面頓時有些失控。

     凱文抬起頭看著前方吵鬧不堪的人群,後頭十多位著黑衣的泰國員警似乎感到有些不對勁,亦步亦趨的靠近肇事者。看來,可能將會有些衝突。

    「不會是要出事了吧?要不,我們先出去喝點東西。」凱文說完,這才發現小妮的手還緊握著自己。

    「喝東西?」小妮放開凱文的手,轉而拉著他的襯衫衣領,說:「那你晚上打算去哪?在這等,還是?」

    一股燥熱直上凱文雙頰,喉間仿若卡上一團硬物,險些做出大口呼吸的動作。

    有譜了!這是凱文心中冒出的三個字。

   

  趁著小妮洗澡的同時,凱文將婚戒塞到換洗的襪子當中;當然,他沒忘了將手機關機,甚至連sim卡也拿掉,換上泰國的手機sim卡。

    取了兩只玻璃杯,倒了些威士忌,加上冰塊及可樂,凱文輕沾了一口。一隻手竟然微微發顫,興奮之情顯露無遺,他知道是腎上腺素在作祟。不安的感覺,是偷情的快感,對於即將打開的浴室門,他滿懷期待。這無法沉澱的衝動、撇除不了的頭皮發麻,再再告訴著自己今晚有多幸運。

  再喝口酒,猛然想起該做的措施。保險套!

     凱文連忙起身,翻找床邊抽屜。沒有?再到梳妝檯前查看,依舊沒有。該死!剛剛在7-11買酒時竟然忘了這一點。看來,勢必要下樓一趟了。

     起了身,穿上長褲,凱文踱步到浴室口,敲著門說:「小妮。」

     浴室水聲閘然停止,傳出小妮的聲音:「怎麼了?」

    「嗯…我下樓買點東西。」

      「買東西?」浴室門這時開了個縫,小妮露出半顆頭,好奇的問:「你要買什麼?」

      「買…,嗯…。」這一問,讓凱文頓時語塞。

      門一開,裸著身軀的小妮毫不遮掩的站在凱文面前。靠著門,一身曲線淋著濕,嫣然一笑,伸出手,拉過凱文,輕輕在他嘴上一吻。轉而撫上他的脖頸,靠在他的耳際,說:「陪我一起洗。」

     水聲再起,兩條赤裸身軀相擁在一片熱蒸氣之中…

 

     第二日,晨起十點。

凱文慢慢張開雙眼,看著天花板,昨晚的美好歷歷如新。原本以為自己運氣差,遇到黃衫軍的接連幾日霸佔機場;沒想到,卻是讓他能有機會在遇上舊情人,還能有那麼一夜纏綿。

尋念於此,凱文翻過身子,卻撲了個空。小妮呢?

坐起身子,他四下張望,卻是不見小妮身影。難道,她走了?

     思緒一轉,原本的納悶轉變成不安、慌恐。凱文急忙跳起身子,連滾帶爬的衝往旅行箱,翻找裡頭的物品。他在找什麼?見他翻到箱內最底層,掏拿出一雙咖啡色襪子,伸手一觸。

凱文大吐口氣,慢條斯理的拿出一只戒指。好險,還在。

 

那麼,小妮呢?

環顧四週,不見小妮的一切,別說是人,就連她的半點東西也不遺下。走的實在徹底;仿若,昨晚的一切只是場夢罷了。

搔搔頭,凱文赤著身子走進浴室,洗完澡,來到洗手台前正準備刷牙;拿起牙刷才發現,另一套牙刷根本沒拆過。他面露出苦笑,想說自己賺了一晚纏綿,看來小妮比自己還要高竿,當真是事後直接走人呀!

出了浴室後,他打開電視,坐在床前胡亂轉著頻道。所有新聞的重點依舊是在曼谷機場;只是全是泰文,根本不知道在說些什麼。

起身來到床頭櫃,拿起話筒正準備撥到櫃台詢問,卻讓他發現一樣東西。一盒保險套,一盒尚未拆封的保險套。

凱文一陣納悶,放下話筒拿起那一盒戴瑞斯三包入保險套。

這一盒是新的?那麼,昨晚…?凱文踱步來到床邊,靠著床沿緩緩坐下,讓下半夜的一切,慢慢回到腦海裡。

 

…洗完澡後,兩人擁吻於床上;小妮沿著凱文的胸膛一路往上游吻,停在耳邊輕聲的聲問:「保險套?」

耐不住心中浴火的凱文,連忙穿上褲子,顧不得剛洗完澡後的狼狽樣;別說身子尚未擦乾,就連頭髮都還滿是水滴,就忙往樓下奔去。羞澀兩字如今早在九霄雲外,更何況,現在可是在國外呀!誰在乎呢?

來到櫃台,購了一盒保險套,還沒到房間門口,這盒保險套外裝已被凱文拆了開。一近房門,但見小妮斜躺床沿,正將可樂拌進兩杯威士忌當中。

「來!乾了它。」一抬頭,小妮半露著酥胸,媚笑著招呼凱文。

有何不可!凱文扔了包裝,放下手中的三只保險套,拿過杯子,一飲而盡。

「還要喝嗎?」臉上已是泛上潮紅的小妮,輕扭身軀,浴袍下半露出的一雙白皙,不住相互摩擦、挑逗著眼前人。

「當然!」凱文面露微笑,將杯子再遞到小妮面前,別忘了,微醺的小妮,將會是風情萬種、千嬌百媚呀!

一連數杯,這威士忌加可樂的後勁似乎比平時還烈,凱文輕晃著腦袋,望著身邊的小妮,心中尋思:這一定是異鄉、美酒、遇舊情,來讓自己如此醉醺醺、樂陶陶。眼前時候不早,凱文拿著保險套爬上了床,卻被小妮翻身壓倒在下,一把搶過他手中的保險套,輕咬在嘴邊。

「閉上眼睛,其他的交給我。」

凱文閉上雙眼,任由小妮兩片唇在其胸膛上遊走,然後…

 

然後呢?等一下,那一晚纏綿呢?怎麼好似,只到了這兒?其他的呢?是喝醉了嗎?難道昨天沒有用到?就這樣睡去?不可能呀!

好奇心的驅使之下,凱文開始翻找。床上沒有、床下沒有,就連垃圾桶裡也不見用過的保險套,蹤影。再往浴室查看,還是沒有。

望著手中嶄新、未開封的這一盒,一陣奇怪的感覺盤旋在凱文腦中。他明明記得昨夜…,怎麼現在瞧看,卻好像不是那麼一回事。

眼角餘光一閃,讓他瞧見了梳妝台有著一樣詭異東西;一只紅包袋?

凱文走近一瞧,這紅包袋正直挺挺的躺在他的面前、梳妝台的桌面上。

拿起一瞧,什麼也沒寫,舉高過頭,透著燈光,他瞧見裡頭有張紙條。翻過封口,凱文將內容物倒出,這一倒,讓他大驚失色。

這裡頭,原來不只是張折成對半的紙,還有…一搓頭髮!

一搓頭髮!?瞪大了雙眼的凱文呆若木雞,手中怪異的這一搓讓他如陷深淵,直將思緒逼入死胡同裡,怎麼轉想也理不出個端倪。

一搓頭髮?小妮到底是在搞什麼鬼呀?連忙丟下這搓不知是誰的髮絲。

翻開那張紙,從中掉出了另一張小紙片,落在凱文腳邊。凱文低下身子拾起這一小張,定睛一看。一口氣頓時卡住,突感一陣暈眩,重心整個不穩,跌坐到了地毯上。

發顫的雙手,無法言出的恐懼,讓他喉間不斷發「啊…啊…」的悶哼。再一次的細看,如果這不是夢,那麼,他正拿著小妮的兩吋大頭照,而這張對摺的紙上則謄寫著:

『張曉妮 民國六十四年 六月十三 子時 生』

呆滯的凱文,不安的垂下雙手,不期然的觸到被丟落於地的那一搓聳人髮絲。

那麼…昨晚的小妮,是…。

 

櫃台前,丟下門卡的凱文一臉死白,因著櫃台小姐的回答直發冷顫。

「陳先生,你昨晚的入住記錄是一個人。」

 

二十分鐘後,計程車上的凱文,左手撫著口袋裡的紅包紙袋,右手接起手機,說:「喂!老黃,幫我問一下,有沒有人認識泰國的和尚…。」

 

同一時間,一名身著橫條彩色連帽外套的女郎,推了下鼻梁上的黑框眼鏡,在凱文入住的飯店櫃檯前,遞了一千泰銖給櫃檯小姐…。

 

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兩天前,泰國曼谷蘇凡納布機場內的星巴克咖啡館,兩名台灣女子坐在店內角落。

    「妳確定這是安眠藥?」染著褐色短髮的愛蓮,手拿一瓶咖啡色玻璃罐,盯著坐她對面的小妮發問。

小妮放下手中書本,拿下鼻梁上的眼鏡,說:「泰國的安眠藥就是這樣呀!他們沒有賣藥片裝,聽藥房老闆說安眠藥片是違禁品。」

「是嗎?」見愛蓮旋開瓶蓋,輕沾了一口,「怎麼喝起來那麼像感冒糖漿呀?」

     「妳幹嘛現在就喝呀?」   

「想說待會上飛機好睡些。」說完,她又喝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 「妳發什麼神經呀?都還沒Check In耶!而且,妳覺得今天會飛嗎?」

     「三天了耶!總該飛了吧?」話完,兩個人的視線移到了店外。

         黃色衣物、黃色頭巾、黃色布條、黃色旗幟;除了黃顏色之外,還是黃顏色。不過,小妮卻在這時瞪大了雙眼,跟著拿起眼鏡戴上,對著剛走進咖啡廳的一位中年男子上下瞧看。

     愛蓮被小妮的舉動吸引,順著她的視線瞧看過去,那滿是客人的櫃檯點餐處。

    「妳再看誰呀?」

    「鄭凱文?」小妮拿起書本,遮住半張臉,就連愛蓮桌上的網帽也被她搶過帶在頭上。

    「鄭凱文?你那位初戀情人?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

    「妳的第一次?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

    「偷吃妳的同事,而且對方還是店長的女朋友,然後害你被辭職?」

  「嗯。」

「最後,再趁妳還沒下班就趕緊先行搬走,從此再也沒見過他?」

「對!」小妮收起書本,拉低帽沿,不過一雙眼卻沒移開過鄭凱文的背影。「還有,那二十七張滾石合唱團的CD也全被他帶走。」

「哇!有殺氣!」愛蓮摀著嘴直笑。

「走!」小妮給了愛蓮一個白眼,起身離開星巴克。

兩人推著行李推車走向下一層樓,看著身旁一把火都上來的小妮,愛蓮不敢再再有造次,只能忍著、不敢發笑。

直到,小妮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…

 

(本文轉載自『皇冠雜誌677期』,作者:陳小英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陳小英 的頭像
陳小英

小英村長的隱密生活

陳小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鴨霸玲
  • 太棒了!! 我給這小妮子 按個讚!!
  • 我也想按讚!不知道要去哪裡按...

    陳小英 於 2011/01/06 21:31 回覆

  • 百合
  • 這樣修理那個男的,大快人心哪!
  • 百合是"百年好合"的簡寫嗎?

    陳小英 於 2011/01/06 21:39 回覆

  • 梅子
  • 寫得都很有畫面,很有身臨其境的感覺
    嚴重懷疑作者是故事裏的主角-小妮!

    皇冠雜誌耶
    小英好厲害
    一直覺得皇冠雜誌是侯文詠吳淡如等level的
    原來小英也是皇冠雜誌的常客啊,好威啊
    認識你,我走路都有風了~(狀態顯示:極度諂媚)
  • 上回提到,沒貼出來,
    就是怕被你發現,其實小英一入夜晚扮小妮....

    沒那麼厲害啦~
    只是說明,吾等之愛喇豬賽、唬爛之徒
    也能爾偶出去裝一下文藝青年、扮扮投稿人

    官人讀了,喜歡就好~(狀態顯示:聞美言,心大羞)

    陳小英 於 2011/01/07 18:13 回覆

  • louker
  • 嗯~~蠻懸疑的內容 陳小英 寫的文章都很扣人心懸 字字精彩 louker喜歡 讚
  • 第二個讚~耶

    好久不見,新年快樂

    陳小英 於 2011/01/06 21:57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