村長布告欄
每個人都有不想面對的回憶,我們可以選擇遺忘或面對、抗拒或妥協。 by Daniel Keyes

     「把電玩放下。」 
     
男孩停下手中把玩的任天堂DS,小心翼翼的蓋上螢幕;抬起頭,不解的看著出聲的婦人。棒球帽下的一雙眼離開電玩螢幕之後,卻不知要將焦點擺放在哪,只能是疑惑的看著四周。
     「我說過,『每、一、次』坐到位置上的時候要看哪裡?」說話的是一名看似年約七十幾歲的老婦人,我注意到她特意的在「每一次」這三個字上放緩速度、加重音量。
     「外面。」男孩低下頭,彷彿知道自己做錯了。
     「哪裡的外面?」
     「窗戶外面。」
     「那麼,你現在有沒有在看?」 
     「沒有。」
     婦人帶著些許嚴厲的口氣,說:「那你現在要做什麼?」
     男生手指向窗外,視線跟著移到到窗外,說:「看窗戶外面。」
     「對,這樣才乖。」
     之後,男孩動也不動,一雙眼專注的看著窗外,也不知在注意著什麼。
     婦人靜靜的望著男孩,嘴角上揚的淡淡微笑,就掛在那堅毅認真的眼神之下。
     我不禁納悶起這位男孩在做什麼,以及婦人的用意。

     在前一站上車的婦人,一手扶著車門欄杆,有點吃力的爬上公車階梯;另一隻手牽著身後的大男孩。這位戴著棒球帽,手拿掌上型電玩的男孩,年紀其實也不算輕了。只不過,看過他的臉,你就會知道,他永遠只會是位「男孩」。
     下午兩點半的公車上,尚有空位。但是,老婦人似乎有所堅持。
     「先生,能麻煩你讓個位子,換到後面嗎?我想和孩子一起坐。」婦人掛著微笑,很有禮貌的問我。 
     在我還來不及反應之時,車子已經啟動。一個不穩,婦人險些跌倒,連忙握住椅背上的扶手;而身邊的男孩正忙著將自己的電玩護在胸前,並沒沒注意到這件事。這麼一晃,我趕緊起身讓她坐下。
     「謝謝。」婦人對我道了聲謝,拉過男孩,讓他坐進靠窗的位置,自己才跟著坐下。回過頭,她又與我說了聲謝。

     這麼一小段插曲,車上的人似乎沒多作注意;倘若有,也該是注意到這位「特殊」的大男孩。因為,我也是。

     「叮──」
     鈴聲響了,男孩手按著下車鈴,回頭看著老婦,跟著就要站起。婦人搖搖頭,拉下他的手,指著窗外問:「你看到什麼?」
     「橘色的。」男孩盯著窗外一排橘色屋子,隨著車子前行,頭也跟著轉動。
     「不是,是橘色的『洗、車、場』。來,看著我。」婦人輕拍男孩的大腿,等他轉過頭,繼續說:「洗車場有什麼?」
     「洗車場有車子、有水管、有工人、還有會吃車子的機器。」
     「對。」婦人滿意的點頭,問:「那麼,剛剛有嗎?」
     「有車子……」男孩的音量越來越小;聽起來,他已經發現了錯的地方。
     「沒關係,繼續看。」婦人微笑著,伸手替他扶正棒球帽。
     不一會,車子陡然停住,駛近路邊公車站牌,開了車門。不過,卻不見有人下車。司機看著照後鏡,盯著後排客人。
     「對不起,按錯了。」婦人揮著手,向司機道歉。
     我想,我大概猜得出來婦人的用意了。

     「叮──」十分鐘後,鈴聲再響。就在剛過站牌不到三十秒的時間。
     司機急踩煞車,回過頭看著站著身子打算離座,卻被婦人制止的男孩。
     「對不起,我們還沒到。」婦人再次開口道歉。
     司機一聽,嘴上掛著碎念,沒好氣的猛踩油門。
     「幹!」坐我身邊的年輕人低聲罵了句婦人絕對聽得見的髒話。
     「是來鬧的嗎?」公車後方更有人低聲說著。
     聽著這等閒話,再看著眼前一老一少,心中一陣憐惜。我湊近身子,靠著前排椅背,輕聲的對老婦人說:「阿姨。其實,妳可以交代他每次上車的時候,請司機、或是乘客幫忙,到站的時候點醒他;或者是帶一張寫……」
     「他學得會的。並不全然是你們想的那樣,這樣的小孩,只是需要多一些時間來學習。」
     「對不起,我多事了。」直覺失禮的我,連忙縮回身子。原本出自於善意的提點,卻在出口之後滿臉通紅,心中懊惱著幹嘛多話。
     「不是,我沒有怪你。」婦人似乎發現了我的歉意,轉過身子帶著笑容說。
     「不打緊。」我點點頭,不自覺的摸著頭,不好意思的笑著。
     看著男孩,我發現他並沒有因為兩次的失誤,而不再專注。依然用心的看著窗戶外頭,尋找、留意他的目標物。
     「別看他這樣,給點時間,學得來的。」
     「哼。」坐我身邊的年輕人搖著頭,悶哼了一聲。
     鄰座乘客這樣不禮貌的舉動,委實讓人生氣,我轉頭瞪了他一眼。婦人反倒是沒有什麼情緒;也或許,是這等事她遇多了。
     婦人輕碰了我的膝蓋,擠著眉說:「沒關係。」
     結果,反倒是她教我別動怒。
     「你多大年紀了?」她問。
     「三十五歲。」我停頓了會,看著男孩問:「他呢?」
     「他只小你一歲。」
     「是妳兒子?還是……」
     「我兒子。」婦人轉頭看著男孩,說:「就這麼一個孩子。」
     接著,我問了句似乎不太得體的話:「很辛苦吧?」
     一聽到這句話,婦人將視線移到我臉上,帶著好奇的表情,問:「你沒有小孩吧?」
     我搖搖頭,說:「連婚都還沒結。」
     「這不叫辛苦,他是我的孩子。」婦人摸著男孩的頭,滿是慈愛的看著他。
     「如果可以,我會照顧他一輩子,直到他回天堂那天。」
     果然,我是問了個蠢問題。
     「但是,有些事情卻不是我們怎麼想,就會是什麼。」婦人搖著頭,苦笑著說:「我今年六十二歲了,以為還夠陪他一大段日子。不過,我的身體卻不是這麼想的。」
     六十二歲?這時我才發現,她本人比實際年齡看來老邁許多……

     「叮──」
     下車鈴聲再次作響,男孩站起身子,牽著婦人的手說;「洗車場。」
     「對。」婦人拎起包包,牽著男孩的手緩緩步出雙人座椅。
     來到車門,婦人對著司機微微鞠躬說:「對不起,麻煩你了。」
     車門一開,兩人一前一後的跟著下車。

     公車再次啟動,我望著車窗外的兩人身影,男孩指著洗車場叫:「洗車場。」
     果然,路口真是座橘色的洗車場。
     然後,我也注意到了婦人的表情,那臉上滿是滿意、得意的笑容。
     果然,他是學得會的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陳小英 的頭像
陳小英

小英村長的隱密生活

陳小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台籍村姑
  • 雖然每個人都說:母親天生就會愛自己的孩子。
    事實上,卻不是每個母親都能做到文中般的偉大,折翼天使的幸福往往需要多一點的運氣。
  • 村姑姊解果真有見地:
    "折翼天使的幸福往往需要多一點的運氣。"
    太棒的結語~

    陳小英 於 2011/08/01 00:35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鴨霸玲
  • 小英 被你這樣說 可會越描越黑~~
    求求你就幫我改了它吧.....
    下次 見面一瓶人頭馬可以了嗎??
  • 勿驚、勿慌、勿擔憂
    我這版子來來去去就那兩三個人等
    別擔心~沒人那麼"眼利、瞧細、大嘴巴"

    就道可惜,留言不能比個讚推一下....(扼腕...

    陳小英 於 2011/08/01 01:24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