村長布告欄
每個人都有不想面對的回憶,我們可以選擇遺忘或面對、抗拒或妥協。 by Daniel Keyes

26.

「新聞特報:楊偉仁,外號去死哥,三十三歲男子,色情小說作家。犯下多起殺人、襲警、奪槍案件,警方強力通緝當中。根據可靠消息指出,該名人犯強押一名未成年少女作為人質。至於原因而在,警方正在擴大調查中。

至於今晨通緝犯楊偉仁家中的警察、鑑識人員遭襲事件,警方也作出說明:屋主楊偉仁脫離不了嫌疑。至於是否為他一人所為、或是有其他同黨;以及闖進進警力看守範圍的原因是否與女童挾持一案有關。警方對此表示:案情以在偵辦當中,如有進一步消息將會立即作出聲明。

另外,兒福聯盟也針對此案件對警方發出嚴正抗議。據悉,早在一星期前,兒福代表就曾要求警方調查楊偉仁與該名未成年少女的關係,而警方卻置之不理。對於此事,永和轄區內的警察局不願多作說明。

再次呼籲民眾:楊偉仁手中握有槍械,已被警方列為高度危險人物。如有消息,請即刻與警方連絡。

以上。一字不漏、一句不差。」

希臘一說完,話筒裡傳出大片掌聲。我正生納悶,他已作出解釋。

「左鄰右舍來幫忙佈置晚上的會場。他們,還有我,都因為能夠認識您而倍感榮焉。也因此,本店今晚的變裝主題,將更改為:歷史上被通緝過的名人。」

掌聲,再次響起。

「希臘…」

「怎麼了?危險哥。」

「你如果敢再打來廢上一句話,我馬上驅車回到永和,一顆子彈結束你。」

掌聲,不但響起,還配上歡呼。

「去死吧!」留下一句臭罵後,我將手機將給阿恭:「麻煩妳,把它關了。」

阿恭點點頭,接過手的同時,我再次重申:「我指的是關機。」

 

而此時,下車買東西的曾貝琪回到車上了。

除了飲料之外,還有我最迫切需要的隱形眼鏡、止痛藥。

吃了藥、帶上隱形眼鏡之後,曾貝琪發動車子,往基隆港口前進。

距離GPS上的目的地,也不遠了。

 

愈是接近,曾貝琪的話就少了。我想,多少是怕了、緊張了。因為,我也是。

至於阿恭,這路上沒說幾句話。問她阿姊說了什麼,她回答要我們小心行事、注意安全。問她有什麼計劃,就說把阿卓帶回來。再問她詳細一點的說明呢?她就無語了。

至此,我就沒再為難她了。不過,如果真沒有計劃,我豈不是白搭著她去送死?因此,有些話還是得先問說個清楚、圖個明白。

 

「阿恭,妳以前救過人嗎?」

她搖搖頭。

該死!所以她不是不說明白,而是沒有頭緒。光懂得殺人、不知道救人?

「那麼…昨天之前,妳殺過人?」我問。

她點點頭。

曾貝琪瞄了後照鏡一眼,隨即收手進外套,掏出錄音筆,火速按下錄音。

媽的,牛牽到北京還是一頭牛!我瞪了她一眼,繼續問:「為什麼?」

「任務。」

「什麼時候開始的?」

「去年。」

年紀那麼小的孩子也送去殺人放火?媽的!她這個養父呂銅,看來也不是什麼好人。不過,真要追個究竟,上面派出任務的阿逗仔,才叫混帳。

「妳…都不怕嗎?」

「不怕。」

「那妳這一身…該怎麼說,就是…ㄟ…ㄟ…殺人的技巧?」我想了半天就是兜不出一個委婉的字眼。「從小就開始訓練?」

「嗯。」

聽來,可不是什麼好日子呀!

「楊偉仁。」曾貝琪的車速慢了,指著GPS上的目標,說:「一路下去,到了路口右轉,就到了。」

「是嗎?」我搖下車窗,往外探去。

窗外,空氣裡,鹹鹹的海水味有著一股淡淡的金屬味。這裡應該離碼頭不遠吧?

「大哥,」阿恭拿了三把槍給我。「兩把你帶著,一把給阿姨。」

「阿恭,我要抗議一件事。」

抗議?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這婆娘竟然說抗議?

「曾貝琪,妳是北七哦?因為一把槍而抗議?剛剛不是說好了,妳留守車上?妳留守耶!我去拼命耶!我不能多拿一把槍?」

「我不是要說這個。」她惡狠狠的瞪我一眼,繼續說:「為什麼你就是大哥,我就叫阿姨?我明明比你還小。」

媽的,都什麼時候了,曾北七竟然為了這等事而抗議?

「阿恭,」我說:「以後叫她北七姊。」

「楊偉仁!」

 「北七姊生氣了,還不快叫!」

 「楊偉仁!!」

       

最後,車子停在碼頭附近。

根據螢幕上的顯示,化身為小紅點的阿卓就在前方不遠處。而那閃爍的一點的所在位置,僅有藍澄澄的一片,如果沒有意外,那藍色所代表的就叫做海洋。所以…難道…莫非…阿卓葬身大海、成為魚中飧?

問題是,你們要如何上去?」

如何上去倒不難。難的是如何登上這艘泊在海面上、停靠在岸邊的巴拿馬籍貨櫃船而不被發現。

從車停位置看去,一旦步上碼頭,方圓兩百公尺之內空空蕩蕩、毫無掩蔽物,而那一艘貨櫃船也僅有一座鐵扶梯連接碼頭。

毫不意外的,床艙門口有兩名一眼就能看穿的敵對男子。如何確定?看那一身黑色裝束,打死我也忘卻不了,甚至還引得我傷口隱隱作痛呀!

「怎麼辦?」曾貝琪問。

「讓我想想。」我才剛說完,後座傳來槍枝上膛聲音。我回頭問:「阿恭,妳說呢?」

她已蓄勢待發的姿態搖搖頭。看來,若沒對策,她也會硬上。只是,曝身成為對方的標靶能有多少勝算?或是生機?

「既然他們知道阿恭沒死,就該知道她一定會找上門。所以,理所當然有所戒備。」我想了一會,說:「從昨夜擄人至今,對方有的是時間離去。但是,為什麼還不走呢?是不是有其他目的,如果是,那會是什麼?難道…」念此。靈光忽然乍現!難不成,是等著阿恭親自登門送死?

「楊偉仁,」曾貝琪將錄音筆湊到我的面前,說:「你說大聲一點。」

「要阿恭死,是因為她不是呂銅的親生子,不足以達到威脅呂銅的效果。不過,理由絕對不只是如此。」我問阿恭:「妳執行過多少任務?」

「六次。」

我面露微笑,不住點頭:「果然。」

曾貝琪看著我,著急的問:「果然什麼呀?你快講呀!」

「把妳的錄音筆給我。」我一把搶過她手中的錄音筆。「我有計劃了。」

「什麼計劃?」她問,隨後取過包包,上下翻找。「等一下…等一下再說…」

「妳…在幹嘛?」我問。

「我還有另外一支錄音筆…」

「幹!都什麼時候了,妳還忙著搞新聞?」我直接開了車門,喚出阿恭。

我將槍收好之後,問她:「妳的手沒問題吧?」

她舉起手,搖搖頭。

「楊偉仁!」曾貝琪搖下車窗,露出半個頭,問:「你的計劃是什麼呀?我還不知道呀!」

「放心,我一定會把阿卓帶出來,然後…叫阿恭把壞人一網打盡。」我自信滿滿地說。「反正,別忘了守住車子,不要熄火。等著我們凱旋歸來。」

「楊偉仁…」

「喔!」我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。「車上有塑膠袋嗎?」

「有。」

曾貝琪將塑膠袋給我之後,我放了兩把槍進去當中一只,再將另外一只塑膠袋套上她打了石膏的那隻手,小心翼翼的幫她綁好。

「會痛嗎?」

她搖搖頭。

曾貝琪下車看著我倆,不安的問:「真的沒問題吧?」

「當然。」心虛嗎?我不知道,只知道是唯一能給的答案。

她摟了阿恭好一會兒,然後在她額頭上輕輕一吻。

她也摟了我,卻因為肩頭上的槍傷讓我縮了身子。

然後,她牽起我的手,看著我的傷口說:「如果不行的話就不要勉強,妳姊姊也說…」

「嘿!」我打斷她的說話。「他們綁了阿卓呀!而且,就算我不去,阿恭自己一個人也會去呀。妳認為我能放心嗎?」

曾貝琪將我的手握得更緊了。

「我這輩子從沒做過什麼像樣的事,以後,大概也沒什麼機會成大事。這一次,就當作……幹,我在說什麼呀!」我突然覺得害羞了。

「小心一點。」

「我知道。」

海風徐徐,浪聲重重,碼頭上的兩人互看許久,終於有了答案。

 

她將我拉近…

我上前一步…

她朱唇輕啟…

我閉上雙眼…

 

緩緩接近的雙唇,是剪不斷的糾纏愛意、是化不開的濃密情愫。她的心跳、她的渴望,我通通都知道了!來吧!親愛的貝琪,為這首正在譜寫的雙人戀曲,配上一個美麗的和旋吧!

「…呸…」

呸?我是說『配』耶!

「呸…呸…」

嗯?我睜眼一看,曾貝琪正狼狽的將髮絲從嘴裡吐出。

「噗…呸…噗…」她放開我的手,開始掏揀嘴裡的頭髮,不耐煩的說:「好大的風喔…呸…噗…噗…」

 媽的……

 

碼頭上、海風裡。

除了曾貝琪的呸聲之外,我好像還聽見了阿恭的竊笑聲…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陳小英 的頭像
陳小英

小英村長的隱密生活

陳小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DJ
  • 呸....

    哈哈哈

    連浪漫戲碼都要搞笑 !!!
    果然是真北七 不是假北七~~
  • 大過年搏君一笑最重要

    DJ這幾天放假跑哪兒玩了
    昨天有沒有回娘家呀?

    陳小英 於 2012/01/25 20:28 回覆

  • 浮雲
  • 大敵當前, 旁邊還有小孩子
    這時候卻要先跟曾貝琪親親喔?

    少女的口水是大力丸
    吃了再上!!


  • 少女的口水是大力丸呀....
    難怪最近很無力。

    陳小英 於 2012/01/26 21:35 回覆

  • 楊小蝦
  • 楊偉仁到底要逗我們多久才要真的上真北七嗄~~~~@__@ "
  • 正在洽談3D版本中。談好了即刻開拍~

    陳小英 於 2012/01/29 01:06 回覆

  • Vickie

  • 陽痿"配"北七

    "呸"得嘟嘟好.....


  • 鴨霸玲
  • 哈哈哈

    呸 呸 呸...... (筆記ing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