村長布告欄
每個人都有不想面對的回憶,我們可以選擇遺忘或面對、抗拒或妥協。 by Daniel Keyes

30.

什麼叫仁人志士?仁爱而有節操,能為正義犧牲生命、奉獻頭顱的人。

CIA多得是這種人。」劉農如此說。

「我聽你在放屁!多的是是非不分,專幹下流勾當的人才是。你自己看看安迪那一票王八蛋!」我發出嚴重抗議。一旁的曾貝琪點頭如搗蒜。

「別這麼說。」劉農說:「安迪不過是一枚聽命於人的棋子罷了,他甚至不是CIA的人。不…該說是他自以為他是CIA的人。」

這是什麼邏輯題目呀?

「跟武家村的人一樣。」

那我懂了。「不過這筆帳算上去,還是得賴在CIA頭上呀!」我說。

「是,也不是。」劉農輕嘆一聲:「其實,是有老鼠屎在我們當中。」

「我們?」我看著車上其他人,這四個人當中有老鼠屎?

「不,我指的我們是CIA。」

 

「當年,美國決定放棄寮國境內的反共游擊隊時,也與武家村進行切割。可是,武家村人一丁點也不知情,因為他們的任務從來都沒間斷過。而這,也就是問題的癥結點。」

「當時負責金三角一帶的三人小組,利用職權之便,私下銜接了美國調查局與武家村的管道。將自以為聽命於美國調查局的雇傭兵們,變成私人的殺人集團。進行的工作除了打擊調查局觸及不到的正義死角之外,最多的是俎擊那些灰色地帶的犯罪份子。」

「原意是好的。久了,也就偏了。不該殺的人死的含冤莫白,看似該殺的人不得辯解機會。真要論上該殺的,也輪不到他們來下達追殺令呀。最糟糕的是,這種生殺大權握在手中久了,人性也就抹滅了。最後,痛下殺手便成了解決問題最佳、也是唯一的方式。」

我想到了阿恭、我自己。阿恭殺人面不改色,而我不過昨日至今,卻已見麻木。剛才這麼一路下來,死了誰無關緊要步說,甚至還想一刀斷下安迪的包皮。曾幾何時,人命於我也見草管。想到這兒,我不禁打了冷顫。沾滿血的雙手,原來無關洗淨與否;而是一旦染紅,就怕退色不去呀!

「曾小姐。」劉農突然轉頭看著曾貝琪,說:「錄音器材拿出來沒關係。」

「呵呵…」副駕駛座旁的曾貝琪打著哈哈,說:「這樣也被你發現。」

難怪一路上一句話也不問、不提。原來是在偷錄音呀!

「只要呂銅能夠出席聽證會,這一些都將不是秘密。」劉農打了方向燈,停在一間藥局前面。「楊先生,你肩頭的傷口得先處理一下。」

他不說,我都忘了。一提說,反倒疼了。連忙探身向前,要曾貝琪先拿兩顆止痛藥給我。

「對了。剛剛那隻手機呢?」劉農問。

「在我這。」阿恭將手機遞給劉農,說:「上面沒有任何連絡人號碼,不過有不少的來電、撥出紀錄。」

「我想也是。」劉農說:「不過,只要有通話紀錄,我們就有一線希望。」

沒錯!這時候可不是放棄的時候。

 

劉農查看號碼的同時,曾貝琪下車去買藥品。離去前,她交代在她回來之前,不准討論隻字半句。眾人都說好,她還是不放心。於是將錄音筆打開,交代阿恭拿在手上。而我們,也不負她所望的,聊起了繼續。

 

根據阿恭的描述:武麗華,三十二歲,武曉蘭(她的養母、阿卓的生母)的堂妹。於武曉蘭結婚生子之後,接手一隊隊長。

武家村民一共五十人上下,分為殺人、後勤、以及村務。殺人隊伍兩支,每支七員。第一隊為主隊,第二隊為預備隊。主隊人員幾乎全在海外活動,鮮少回到村上。二隊多為培訓人員,主要活動以東南亞一帶。阿恭便是二隊成員之一,也是當中年紀最小的隊員。

至於,阿恭為何說武麗華應該已經死了?

「她當時也在船上。」阿恭說:「載著村人開往美國的那艘船。」

阿恭垂下的雙眼有藏不住的惆悵,握緊的雙拳卻是滿滿的憤慨。想來,阿恭一定有一堆問題要問這一位叫作武麗華的女人。

 

片刻,當曾貝琪回到車上。劉農從駕駛座上離開,換到後座,接過藥水、紗布、繃帶之後,便開始著手處理我的傷口。與此同時,我忽然想到一個問題。

「既然你掌握了那麼多線索,為什麼不往上呈報,直接拿下疑犯。而要如此大費周章呢?」

「不好意思,我忘了說一件事。這三人小組裡,一人前年去世、一人三年前退休。最後一位叫大衛鈕曼,聽過嗎?」

我搖搖頭。曾貝琪則低頭按著手機,看來是在『估狗』。

「因為他的關係,我也被通緝了。」

「為什麼?」我問。

「我的天呀!」曾貝琪爆出驚呼。

「怎麼了?」

「是調查局…副局長?」

我大吃一驚:「副局長?」

劉農點點頭,將藥水淋上我的傷口之後,仔細看著縫線位置。「得再進醫院重新縫一次了。」

「有時間嗎?」我問。

劉農看了錶,說:「只有七個小時不到了。」

「沒關係,我頂得住。」我說。

「血可止不住呀!不如…」劉農露齒一笑:「我來幫你縫吧!沒吃過豬肉,也看過豬走路。我想應該不成問題啦!

你?

「那我再下去買針線!」

妳!

「放心,頂多兩針。」

……

 

安迪,我剛剛真是對不起你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陳小英 的頭像
陳小英

小英村長的隱密生活

陳小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6)

發表留言
  • Vickie

  • 原來被叫阿目也是有好處的...(傻笑)


  • 您傻笑會流口水嗎?如過會的話,請離鍵盤遠一點~

    陳小英 於 2012/02/05 03:06 回覆

  • 楊小蝦
  • 調查局副局長都出現了 格局越來越大了.....期待!!!!


    縫合過程可以省略嘛???太痛了.......都起雞皮哥搭了....
  • 把人皮當布皮來縫,真的很恐怖,尤其是縫合的那一根針根本就是釣魚鉤。

    陳小英 於 2012/02/05 03:03 回覆

  • DJ
  • 我可以很壞心的說
    楊偉仁馬上有現世報嗎 哈哈

    唉 都沒阿卓的消息ㄟ...
  • 當然可以!!

    陳小英 於 2012/02/05 02:57 回覆

  • Mola
  • 大衛~

    原來是在忙這事,所以沒空來台灣娶女博士啊!!!(恍然大悟)
  • 哈哈!這個梗好!!

    等會寫信去問一下女博士要不要來客串一下...

    陳小英 於 2012/02/09 13:59 回覆

  • Mola
  • 應該沒問題~
    因為她已經辭職了!!

    記得要派直昇機去接喔!!
  • 直升機會被她打槍吧?
    人家可是非軍用專機不可的呢

    陳小英 於 2012/02/09 14:10 回覆

  • 鴨霸玲
  • 樓上的 Mola 好幽默~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