村長布告欄
每個人都有不想面對的回憶,我們可以選擇遺忘或面對、抗拒或妥協。 by Daniel Keyes

31.

 

從安迪手機裡的通聯記錄中,我們發現兩支常出現的手機門號,以及一支家用電話號碼。經過查詢,這支家用電話是一間位於基隆市區的租車行所登記。我們不做他想,馬上驅車發往。

至於另外兩支可疑的電話號碼呢?劉農說還不到時候,別打草驚蛇。眾人點頭之餘,我其實不太苟同。試想:安迪一行人的落敗遲早會傳到武麗華耳裡。現在還在說別打草?蛇都不知道殺了幾條了呀!

 

往基隆市區的路上,我們一共經過兩個臨檢站。躲在後車廂的我依稀聽到劉農與警員對談,雜夾著中、英文交替的內容我不甚清楚,只知道這一路上通行無礙、相安無事。

一進市區,曾貝琪便拉開後座椅墊,放阿恭與我出來。

原本,我還以為是曾貝琪的記者證件生出果效,結果卻不然。

「台灣真是講人權的國家,」劉農拿出他的國際駕照、美國護照,說:「尤其是對外國人而言。」

我倒以為:必定是剛剛那一位警察不會說英文,不想多說多糗。

不過,話說回來。劉農不是也被通緝嗎?這麼明目張膽的丟出證件,難道不怕惹出事端?

劉農笑說:「我給的不是真的證件。」

我點點頭,想到了阿恭、阿卓那幾本護照。

 

租車行不大,裡頭也就兩名男性員工。劉農的想法是將兩人從店裡誘騙外出之後,再進到辦公室裡調閱電腦資料。什麼資料呢?按著車牌號碼,調閱該汽車現時位置所在。一定會有嗎?劉農胸有成足的說::「租車行的車子一定會有行車定位器。」

既然確定,其他也就好辦了。不過呢,誘騙一途是好,但不確定因子太大。所以,我的想法是:「提槍就上。」

「你剛剛被人打傻啦?這麼正大光明進去?」曾貝琪面露不悅地說:「你都惡名在外了,還想帶著我們多加幾條私闖民宅、恐嚇勒索的罪名呀?還有,你大搖大擺的進去調閱資料,等到我們離開之後,店裡的人會不會報警呢?一定會呀!警方會不會調查?更加不用懷疑。一但追查下來,豈不是暴露了我們的行蹤?按照你的方法,那還不如直接打電話叫警察來算了。楊偉仁,你到底有沒有在用大腦呀?」

駕駛座位上的劉農不住點頭。至於阿恭呢?早把槍拿了出來,蓄勢待發。瞧這娃兒這麼挺我,也不枉我出生入死、情義相助了。

劉農附議說:「曾小姐說的沒錯,如果按照楊先生您的方法去行,勢必會驚動警方,有礙我們援救阿卓。這方法的確不妥。」

「不妥?我還怕驚動不了警方勒。」我說。

「瘋啦!你是逃犯耶!還驚動警方?」曾貝琪音量高了八度:「我們還要去救人耶!萬一被警方拿下,你被抓了事小,阿卓該怎麼辦呀?本來以為你腦子不好使,結果原來是腦殘!」說完,伸出手在我頭上重重敲了一下。

「唉喲!」我撫頭咕噥著:「什麼叫腦子不好使?什麼叫我被抓了事小?」

「本來就是!」這婆娘伸出手來又是一槌。

「嘿!」我擋開曾貝琪,說:「聽聽我的想法嘛!」

曾貝琪閉上嘴,連同劉農兩人瞧看著我。

「引他們出來的方法在哪?得花多少時間?倒不如直接了當來的乾脆,我又不是叫你們進去,我自己進去就行了。好歹也得利用一下『高度危險』這個響噹噹的名號嘛!」我稍做停留,見他們不做聲,才繼續說:再來,警方至今就知道把重點擺在我的身上,除了捉我、還是捉我。在醫院作筆錄的時候,我們一再提及有小孩被綁走。可是,這一整天下來,有瞧見新聞報導關於阿卓的事嗎?警方根本沒當一回事嘛。倒不如放了線索給警方,多些人馬搶救阿卓。如何?」

前座兩人聽完靜默不語。

「那就這樣了!」我拿起槍,打開車門。

「楊偉仁!你等一下啦!」

「還等?哪來的美國時間可以等呀!」說完,我立即搶門而出。車門一關,大步邁向租車行。不過五步路程,阿恭已經跟在身邊。

「阿恭,把槍給我。」我說。

只拿了一把槍下車的她,雖然疑惑,但還是把槍交到我的手上。

「恐嚇這等小事由我來就行了。」我笑說:「況且,拿雙槍才帥呀!」反正,都背了那麼多條案件了,不差這一條。至於阿恭呢?就讓閒雜人等以為她是人質吧。

進入租車行之前,我慢下腳步。未免禍及無辜、生出憾事,我再一次確認槍枝保險已開。這項動作讓阿恭看的一頭霧水。她說:「大哥,你把保險開了,就不能擊發了。」

「我知道。」我說:「我是為了安全,萬一打傷人怎麼辦?」

她似懂非懂地點點頭。

 

一踏進門,話還沒說上一句,已經有人發出驚呼:「去死哥!」

我舉起槍擺出慣賊模樣,不疾不徐地說:「別動,退到牆邊站好。乖乖聽話,我不會傷害你們。」

兩名男子應該是慑於我雙手持槍的英姿,二話不說馬上退到牆邊。當中一名男子甚至將雙手高舉過頭,一臉慘白的渾身發抖。看來,去死哥的『高度危險』之名已經深植民心了。

「我想請你們幫個忙。」

沒舉手的那一位男子大聲回應:「請說!我一定幫到底。」言詞中…竟帶興奮?

「你怎麼稱呼?」

「周士淵。周公的周、士氣的士、淵博的淵。」他一說完,突然開始鬆扯領帶。這一動作,惹得阿恭從腰際拔出兩柄短刀。我一驚,連忙擋到阿恭面高喊:「住手!」再對周士淵大喝:「你要幹嘛?找死呀!還有,誰准你介紹的那麼詳細的!」

「屌…」周士源才蹦出一個字,站他身邊的那一位發抖男子已經翻過白眼,將自己直接放倒在地。暈了?那傢伙竟然暈倒了!

周士淵瞟了同事一眼,慢慢地將鬆開的領帶從衣領扯出,說:「真是太屌了!ㄟ,妳拿的飛刀是真的嗎?」

媽的!你不顧你同事死活,還管阿恭拿的是什麼?還有:「你到底在幹嘛?我不是叫你別動嗎?扯什麼領帶呀!萬一不小心被我殺了怎麼辦!媽的!好聲好氣的說不聽,非得對你大小聲才行是不是!」

「不是!」周士淵大聲回應,激動的扯著襯衫說:「我一定要讓你看一樣東西!」

「看什麼東西呀!」這傢伙不會是變態吧?還是被我雄赳赳的英姿嚇得不知所措、胡言亂語?我示意阿恭把刀放下,繼續說:「我是來威脅你辦事的,不是來看…」

「你看!」周士淵打開襯衫,笑的合不攏嘴。

媽的…他竟然…

「去死哥。」周士淵拍著胸脯,大聲說:「不論你交代什麼事下來,周士淵一定使命必達。」

他竟然穿著『去死T』…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小英村長的隱密生活

陳小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楊小蝦
  • 哈哈.....果然處處有笑點啊 小英眞強......


    又有新角色加入啦,
    不過我今天才了解 原來犯了案就要流亡海外
    被通緝只要在海外 人就沒事....呵
  • 也不一定啦!要看兩國有無互通
    泰國就不行了。

    日前,
    一名台灣通緝犯在加拿大安居樂業十年了
    聽說泰國帕按島的滿月派對很high
    特地飛來參加
    結果ㄧ落地曼谷國際機場,經過海關時
    便讓航警扣起來,贈送機票一張飛回台北

    新聞說:他"認為"台泰沒邦交,所以不會引渡

    陳小英 於 2012/02/09 01:03 回覆

  • DJ
  • 唉油~
    小英好了解台灣的警察喔
    好像遇到國際友人
    似乎都會矮半截

    話說 周士淵 這突然冒出來的粉絲!
    肯定站在去死哥這邊的
  • 以前在台北和英國人同住一塊
    這傢伙每次交通違規被警察攔下就說英文
    而且ㄧ定故意使口音濃厚的大不列顛英文。
    警察都馬揮ㄧ揮衣袖,祝他行車平安

    至於另一名德國人室友更不用說了
    明明是英文老師,ㄧ見警察就只會說德文

    陳小英 於 2012/02/09 01:10 回覆

  • 浮雲
  • 楊兄這麼神勇
    害我也想來一件 『去死T』 了
    『去死T』 真的會大賣的
    最好還有曾貝琪的唇印嘿嘿
    (最近很貪心...


  • 恩...可以考慮...

    陳小英 於 2012/02/09 14:05 回覆

  • J's Jessica

  • 哈......
    太有梗了啦~~
    我好想看看那個"去死T"的樣子耶....

    我笑著, 繼續趕進度~~~
  • 等到上市,在送一件給您~

    陳小英 於 2012/02/12 17:10 回覆

  • 鴨霸玲
  • Hi Jessica(往樓上揮手) 來個團購"去死T" 意下如何??


    話說 以前我們一群台灣留學生在這裡不排隊胡鬧時

    也都嘛趕快說日文 讓人覺得我們是日本人 哈哈哈
  • 所以,鴨霸姐的意思就是:學習第三國語言是很重要的

    陳小英 於 2012/03/02 23:33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