村長布告欄
每個人都有不想面對的回憶,我們可以選擇遺忘或面對、抗拒或妥協。 by Daniel Keyes

32.

所謂的行車定位器到底有沒有用呢?

「有用,當然有用。」周士淵興奮的比手劃指,在電腦螢幕前說著詳細:「只要打開GPS系統,鍵入車牌號碼,就能隨時掌握該輛車子行蹤。比如說…你看喔!只要我將車牌號碼輸進電腦,螢幕馬上會跑出地圖,說明就是這台車子現今所在位置。然後,再把地圖上的經緯度輸入,就可以透過…咦…咦…」

「怎麼了?周先生。」我問。

「這訊號是…未…未開啟?怎麼可能?難不成是壞了?」

媽的!說了一堆屁話,結果沒用?

「等一下,我試試別台車輛。」周士淵動手輸入安迪一夥人其它幾組車牌號碼,結果……依然不變。最後,他拿來另外一位客人所租用的車牌號碼輸入之後,螢幕果然出現一副標示著經緯度、閃著紅點的地圖。「沒壞呀…難道是…唉呀!他們一定是把行車定位器給關了。」

該死!又進了死胡同。洩氣之餘,我要阿恭去車上與劉農、曾貝琪說明現況,再請他們進來店裡相談。

周士淵看著阿恭出門之後,問:「去死哥,女孩不是你綁架的吧?」

我搖搖頭。

「我就知道新聞不能信,你怎麼可能綁架小孩嘛!一定是被汙衊、陷害、栽贓,台灣的媒體、警察實在…」

「周先生。」我揮手制止他往下說。「謝謝你的支持。」

「叫我細摳吧!」他說:「我的朋友都這麼叫我。」

「好的。細摳…」

YES !」細摳握拳高呼,臉上全藏不住喜悅。

「麻煩你幫我查一下租車人的資料。」

「沒問題!去死哥。」

「另外,那個有用吧?」我比了比天花板上的攝像頭。

「要洗掉你的錄像嗎?沒問題!去死哥。」

「不是。」這傢伙…我如果說要搶劫,他大概還送一台車讓我逃離現場。「我想看看租車人…」

「是不是要掉租車人的畫面?沒問題!去死哥。」

「謝謝。還有…別再叫我去死哥了。」

「沒問題!去死哥。」

幹…我真是無語了。

 

劉農、曾貝琪與阿恭來了之後,我將他們介紹給周士淵,再請他將資料、畫面交給劉農、曾貝琪。我呢?隨手在桌上拿了一支手機便窩到角落去。打了一通電話給阿姊,將現在的情況說了詳細。她聽完沉默不語,直到我說劉農人還健在,她才有所回應,叫我趕緊將電話交給劉農。

將電話遞給劉農之後,我將注意力移到周士淵提供的資料上頭。

資料上留的當然是假身份,不過監視器畫面絕對錯不了。周士淵說我們很幸運,如果再晚來一天,內容就要洗掉了。

幸運?一點也不適合用於現在。

「叮」的一聲。留農拿著手機跑道外邊說話去了。若不是怕周士淵聽到不該聽的,便是和阿姊有肉麻要耍。

「這張資料上的電話號碼…」我問。

「是安迪的手機號碼。」還沒問完,曾貝琪就回話了:「一點幫助也沒有。不過,倒是去掉了可疑電話中的一支號碼。」

「怎麼說?」

「是租車行的電話。」曾貝琪看了周士淵一眼,接著說:「聽周先生說…」

「別那麼見外嗎!叫我細摳就好。」

「好,細摳。」曾貝琪淡然一笑,繼續說:「細摳說那支手機號碼是他們店裡的。所以,剩下的那一支號碼極有可能是武麗華所持有的手機號碼。」

「是嗎?我看看。」我兜著手指頭,將安迪的手機從曾貝琪手中要過來。「細摳呀!你們怎麼會一直和那傢伙連絡呢?」

「是這樣的,」細摳將租用資料擺到我面前,說:「那傢伙一共租了三台休旅車、兩台轎車。預付了十天的錢。現金。」

然後呢?

「太詭異了。所以老闆的兒子才會一直打給他。」細摳忽然往後方瞧去,說:「要不要問問他?說不定他有線索。」

「去那問呀?」

細摳指著暈倒在地的傢伙說:「他就是我們老闆的兒子。阿雄。」

「問了也是白問。」我搖搖頭,看著阿雄說:「讓他繼續暈吧。」

幾個人沉默了一會兒,直到劉農進屋。

「阿姊怎麼麼說?」我問。

「最多能再爭取三小時。將聽證會的時間延到下午一點,也就是台灣時間的凌晨一點。」劉農說完,逕自坐到電腦桌前,賣力的敲打起鍵盤。曾貝琪與我互看了一眼後,便牽著阿恭坐到一旁,細聲說話。我呢?拎著手機、拖著槍,走到玻璃門前,靜靜的看著門外。

凌晨一點?還剩八個多小時…再這麼拖下去的話,阿姊和劉農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將成了泡沫,阿恭、阿卓千里迢迢的送到我家來躲藏,變的一點意義也沒有。

我輕捶門邊,罵道:「幹…」

「怎麼了?去死哥。」細摳不知何時站在我的身畔,關切的問:「你沒事吧?」

我上下打量著他,問: 「新聞說我是高度危險份子呀!襲警、奪槍、綁票,還殺人呀!你不怕?」

他搖搖頭,說:「你不是這種人。」

「我?」我手指自己,這才意識手上有槍,連忙拿開。問:「你懂我?」

他拍拍胸前的去死字樣,說:「我當然懂你。新聞一報出來,我就認為不是你幹的。就算是,也不完全是。」

「什麼意思?」

「你又不是壞人。只是…」細摳正經八百地說:「個性太直接、太衝動,所以很容易遭人誤會、被人誣衊。加上,你又不愛解釋,自己是錯、還是對,通通無所謂。不過,你這次惹得事情真是太…太驚人了。以前是不小心飛踢小女孩,成了家長公敵、小孩剋星。現在則是不小心成了殺人兇手、襲警匪徒的通緝犯,這…這實在是…太難超越了。」

「唉…」我嘆了口氣,說:「我都不知道我到底在幹嘛了,」

「別這樣呀,去死哥。這樣就太不像你了。」細摳搭上我的肩膀,看著我的臉,認真、嚴肅的說:「你可是一個不論對錯、不打草稿、不計後果、勇往直前的真漢子呀;那一位不管別人、只顧自己、先罵再說、錯了不說的去死哥呀!」

這一席話如暮鼓晨鐘,敲的我腦袋嗡嗡作響。

「嘆什麼氣呢?去死哥怎麼可以嘆氣!」細摳越說越激動,雙手不住搖晃我的肩頭,大聲說:「去死哥的字典裡沒有嘆氣,去死哥的字典裡只有生氣!去死哥的字典裡沒有洩氣!去死哥的字典裡只有怒氣!」

對呀!我可是去死哥呀!無路可走的去死哥會怎麼樣?被逼到盡頭的去死哥會怎麼辦?

「幹!」我大聲罵!

「幹!」細摳也跟著罵!

我激動的緊緊抱住細摳,說:「謝謝!」鬆開他之後,馬上將槍放置一旁,端起手機操弄。

「不客氣。不過…」細摳問:「你…在幹嘛?」

「噓…」我按下撥出,將手機放到耳邊。

「打給誰?」不止細摳好奇。其他人也引頸看來。

「喂。我是楊偉仁。」

對方靜默不語。

「武麗華嗎?」我一問。劉農、曾貝琪倆人很有默契的從椅子上彈跳起來,臉上寫的全是驚嚇。

「是。」

「沒那麼難找嘛!」我冷笑一聲,說:「你們家安迪,失敗了。」

「無所謂。反正我也不喜歡他。」武麗華輕描淡寫地說:「有事嗎?」

「我要見妳。」

武麗華頓了兩秒這才爆出笑聲。

「還有,」我說:「把我的阿卓還給我」

她,笑得更大聲了。

「我再說一次,把我的阿卓還給我。」

「不然呢?」

「我會讓妳後悔。」

「我等著。」       

「等著…去死吧!」

        掛上電話之後,什麼都不知道的細摳鼓掌叫好;什麼都知道的那幾個人,則是一片鴉雀。至於我楊某人知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呢?

        「成竹在胸、心中有數。」我說。

 

且看下回:豈知楊某人胸有成竹,早把火刀、火石摸在手中,一敲就著。

創作者介紹

小英村長的隱密生活

陳小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DJ
  • 先插!
  • DJ
  • 去死哥要發威了嗎 ????

    緊張緊張 刺激刺激!!!
  • 楊偉仁的OS:該讓妳清楚知道,去死哥可不是叫著玩兒的呀~

    陳小英 於 2012/02/11 00:45 回覆

  • Mola
  • 看細摳對去死哥的性格描述......

    去死哥八成是牡羊座!!!
  • 原來mola對興做有研究呀!
    好地,去死哥果然是牡羊座~

    陳小英 於 2012/02/11 00:32 回覆

  • J's Jessica

  • 楊偉仁~~
    等著你做出一番大事啊!!!

    好緊張啊~~

    小英,
    能用"愛的小手"...催個稿嗎?
    咖啡~~~
    等明天我睡到自然醒後, 再補......

    ^0^
  • 唉呀~閉關結束啦!
    終於開格啦!
    可喜、可賀!!

    陳小英 於 2012/02/12 17:08 回覆

  • Vickie

  • 我現在不太想承認自己是牡羊座了...@@

  • 就這麼定了,今年生日跟楊偉仁一起辦呀~

    陳小英 於 2012/02/13 04:22 回覆

  • 胖胖Ann
  • 這篇先推,再來找前因後果^^
  • Mola
  • 給5樓的Vickie~
    牡羊好啊!!
    我最愛的星座咧!!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