村長布告欄
每個人都有不想面對的回憶,我們可以選擇遺忘或面對、抗拒或妥協。 by Daniel Keyes

36.

     當大衛紐曼的大頭照出現在螢光幕,這一連串的相關事件終於衝上了最高潮,接下來,該由阿恭為主角,交代這兩年以來,她所參予過的各項任務。舉凡人名、地點、經過、結果,毫不保留的將它完完整整披露出來。

     「事件一:華裔美籍男子呂建輝,2010年亡於泰國清邁。當年報導為黑幫利益糾紛所引起的仇殺…」曾貝琪拿著剛剛擬好的草稿,慨慨而談。一旁的細摳,認真聽講,隨手作著筆記。一遇問題,便出言請教,或是請當事人阿恭作回答。至於阿雄呢?忠心耿耿的站在門外,等著便當來到。

     趁著空檔,我將劉農拉到一旁,問起他的意見:關於大衛紐曼會做什麼指示?安迪、武麗華接下來會有什麼樣的動作?

     劉農自謙道:「我只是觀察員,不是分析員。我做的是交報告,而不是預估、猜測情勢。不過,真要我說的話。我以為會有以下幾個動向。」

     「但說無妨。」

     「首先。一但美國媒體開始報導,他必定無法全身而退。生平事蹟,一定會被攤在陽光底下,供人一一檢視。」

     沒錯。所以,我們無需針對大衛紐曼作人身攻擊,只要將阿恭所參與過的任務鉅細靡遺的刊登出來,媒體自然會將這一連串的人名聯想到一塊。畢竟,提著油桶、為恐火勢不大的新聞媒體人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 「再來。他一定會出言警告呂先生、楊小姐。可惜,他得到的答案將會是否認到底,因為這整件事,呂先生和楊小姐本來就不知情,更遑論同意與否。所以,我們無需擔心這兩造之間的互動、拉扯。」

     這意思也就說明了阿卓的處境依舊不變,安全上的顧慮不用我們操心。

     「至於我們…」劉農右手往空上一甩,待縮手,多了一支原子筆。「完全不在他的計畫之中。這一場憑空飛來的一場禍害,打亂了他佈局,也破了他的運籌。楊先生,您這一步棋下得真好。」

     「好說好說、過講過獎。」我拱手作揖,好生謙虛。

     「這一波、又一波的報導…」劉農將原子筆交至左手,右手再次甩向空中,變出一根又一根的原子筆;一轉眼,劉濃的左手已經有了六支原子筆。「雖然不是栽贓的指控,但也絕非單純的報導。更多的是懷抱惡意,要將大偉紐曼一干人趕盡殺絕、逼得他們非現身不可的嚴厲、偏激文章。這就是您的計畫,是嗎?」

     「沒錯。劉農,你真是太厲害了。」我點點頭,大感佩服。而這佩服,更多的是無中生有的原子筆伎倆。

     「只是…憑空而來的這幾筆,該要如何處理呢?」劉農舉起六支原子筆晃呀晃。「怎麼來,就怎麼去。」劉農突然舉起雙手在空中交叉變換。待停,雙手在我面一張,原子筆全部沒了蹤影。

     「好呀!」阿雄、細摳兩人放下手邊工作,不住鼓掌就好。就連我,也不例外。

劉農微微鞠躬,說:「謝謝。」

     「所以…」我一一數算著租車行裡的人數。「那六支原子筆,就是我們六人?」

「沒錯。我以為:我們怎麼來,大衛紐曼就讓我們怎麼去。」劉農苦笑著:「不存在他計畫當中的人,那就讓他回歸無有。我想,這將會是他唯一的一步路子。」

「請問,你還能變一支回來嗎?」

劉農伸手在我髮上一搓,拉出一支原子筆,放到我的面前。

「厲害!」我接過原子筆,輕輕搖晃著說:「對他們而言,你已經死了。不是嗎?」

劉農似懂非懂的點著頭,我卻沒再往下說去。因為門鈴響了,是便當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

吃飯前,呂建輝事件確定上傳。

吃飯時,新聞已經開始追蹤呂建輝何許人也。

而飯後,該是嚴加戒備的時候了。

 

九點一刻。離聽證會,只剩不到四小時了…

創作者介紹

小英村長的隱密生活

陳小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DJ
  • ㄜ...我要雞腿便當 感謝 ^^
  • 經濟那麼差,吃肉燥飯加滷蛋就好啦~~

    陳小英 於 2012/02/23 03:11 回覆

  • Vickie


  • 阿姆等得頭髮都變黑了.....


  • 這麼好用,我的頭髮都得用染的。

    陳小英 於 2012/02/23 03:08 回覆

  • 楊小蝦
  • 我等得頭髮變白去染黑又長出來然後再染一次了
  • Mola
  • 你的隱密生活會不會太隱密了點?!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