村長布告欄
每個人都有不想面對的回憶,我們可以選擇遺忘或面對、抗拒或妥協。 by Daniel Keyes

37.

 

用完餐,我拎著槍端坐在租車行的玻璃門內,腦海裡全是劉農之前所說的話:「不存在他計畫當中的人,那就讓他回歸無有。我想,這將會是他唯一的一步路子。」

唯一的一步路子:不留活口,也就不會有人口出妄言。

我所指導的這一盤棋,到底對或不對呀?平白拉進曾貝琪就算了,反正這一位新聞控,只要有報導價值,水裡來火裡去都說無妨。但是細摳、阿雄這兩位八竿子打不到一塊的萍水相逢,是否意識到這場風暴極有可能帶來死亡威脅?

只怕沒有。回頭瞧看他倆那副樂在其中的樣子,心底應該只有無限感謝吧!感謝去死哥能將今他倆帶進這一場世界級的大揭密行動當中,身處頭條新聞裏頭。明個兒還得去跟親朋好友炫耀一番,說是光宗耀祖;晚上再去夜店跟妹妹們誇大其詞,說是正義使然。

劉農似乎瞧見了我的不安,他來到我的身邊。

「楊先生,怎麼了?」

「沒事,想點事情罷了。」我笑了笑。「對了,跟我說說IP的事吧。」

IP?」劉農眨了眨眼睛,問:「您是說IP網址的關聯性?還是…」

「追蹤。」

「其實非常簡單,只要使用IP查詢工具就行了,這一類工具網路上都抓得到。除去執法單位必須往上呈報申請追蹤之外,一般人隨時隨地都可以使用這類程式來做追蹤。一經追查,地址、電話,一概俱全。」

「原來如此,我還以為需要用到什麼特殊儀器、超高級配備才能成行呢。」我不禁為自己的知識淺薄而汗顏。「所以,安迪一夥人真有心的話,要找到這裡來只是遲早的事?」

「沒錯。」

「另外,就你之前的觀察。武麗華、安迪身邊大概還有多少人馬可供使喚?」

劉農認真的想了一會、伸出手指頭算呀算。最後篤定的說:「扣除掉你、阿恭兩人收拾結果之後,我想也所剩無幾了。除非他們再喚來新人。不過,這方面的可能性頗低。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我們的發文速度自成定律。每逢半小時、三十分鐘爆一次料;越爆越猛、越寫越誇張。美國當地新聞一旦展開攻勢,只怕會直接找上他家敲門,逼問詳細。」劉農看著電視,說:「而今的大衛紐曼恐怕忙得焦頭爛耳了吧!哪還有閒功夫再調派人手。就算要調,只怕遠水也救不了近火呀!」

我點點頭,心中已有了底。

「楊先生。」劉農低了音量,說:「能否告知您接下來的計畫。」

「老實說,我是在賭。」

「賭什麼?」

「賭他們兩人會來到此處,現身一見。」

「但是…」劉農皺著眉頭,說:「我想他們不至於帶上阿卓同行呀。」

「所以,我才說我在賭。」

劉農點點頭,臉上全寫著不安。

我以為,他大概正想著:我擺明了讓對方來找就算了,還以激怒對方的方法來行。而這兩位被激怒的傢伙,一個是殺手、一個是處理善後的走狗。如何也無法心安呀!

「放心,只要能撐過他們十分鐘的攻勢。我們就有可能找到阿卓。」

劉農一頭霧水的看著我,說:「什麼意思。」

「你來。」我拉著他找上阿雄出借一輛車子。拿了車鑰匙之後,我便和劉農相偕出門,去了停車場。

路上,我把我的計畫說了大概:由於他們不知道劉農還活著,因此劉農絕對不在他們的獵殺範圍之內。所以,該死的幾個人待在屋內當成活目標,應該已經死亡的劉農將車子開到對街上,找個視線良好的地方等著,一旦(確定)見到安迪、武麗華一眾出現,馬上報警;一但見到兩人離開,馬上驅車跟蹤。

話說到此,劉農終於明白我的想法了:利用IP網址的暴露,讓他們兩人追蹤到這裡來,並不是要與他們一決雌雄,或是天真的以為他們必定帶著阿卓同行(當然,如果是那就最好)。而是為了要反追蹤他們,到底是從何而來。

「萬一,兩人分乘兩輛車呢?」他問。

「跟著武麗華。」

「萬一,武麗華沒來呢?」

「……」唉,都說了是在賭嘛!

送劉農上車之後。我要他一定要小心、謹慎,一雙眼睛絕對不要離了正順租車行。我們的安危、阿卓的尋回與否,全賴在他身上了。

「沒問題,請放一百個心。別的我不敢保證,但是觀察、跟蹤這兩項活兒,正是我們觀察員所學。」

「我相信你。」

「保重。」

「你也是。」

望著車子呼嘯而去,煙塵落定,我才慢步走回租車行裡。一踏進門,曾貝琪端著一杯咖啡來到我的面前,問:「劉律師呢?」

「請他去執行計畫的另一個部分。」

「什麼部分?」

「等會兒說。」我拿過她的咖啡喝了兩口,問:「先說說妳的下一篇文章呢?」

「亞歷山大謝爾蓋耶維奇…」

「哪國人呀?名子那麼長?」

「俄羅斯人,在芭提亞的五星級飯店墜樓身亡。」

「是阿恭幹的?」

「嗯。」曾貝琪點點頭,搶回我手中的咖啡,說:「這傢伙是軍火販子,全世界計有十六個國家對他發出通緝。想不到,卻在芭提亞墜樓身亡,當時的報導說是飲酒、嗑藥,導致神智不清,從十樓高的陽台墜下身亡。」

「細摳呢?文章好了嗎?還有,你的點閱率多少了?」

細摳悍然起身,伸出食指對著我說:。「報告去死哥,文章寫好了!至於點閱率…」

在他身邊的阿雄,跳了起來,大喊:「破一百萬了!」

「太好了。時間一到,馬上將文章上傳。」

「沒問題。」細摳與阿雄異口同聲。

「楊偉仁,」曾貝琪扯著我的衣袖,說:「說說,計畫的另一個部分」

「什麼另一部份?」

「劉律師呀!」

「他不是律師啦!」

「好啦!劉農。你叫他去哪了?」

「先去把文章上傳啦!我等會馬上跟妳說。」我推送她到了電腦桌前,按下她的肩膀,「好好坐著工作,我去幫妳泡一杯咖啡喔。」

她舉起咖啡,說:「我的咖啡還有。」

我從她手中將咖啡搶過,一飲而盡,笑嘻嘻的說:「這不就沒了?」

她瞪了我一眼,嘴巴正動。鈴聲,響了!是Lady Gaga的音樂。

       

「最後一次警告。」是安迪。「停下你手邊的動作。」

「不然呢?你咬我呀!」

「你說對了。」

「還對了勒!」我哈哈大笑。「你連我在哪裡都不清楚,還想咬我?光會吠叫有個屁用呀?你等的看下一篇文章吧!為了你,不足整點,我照樣發文。」我回頭對著細摳、曾貝琪說。「發!現在發!把那一篇亞歷山大什麼嗑藥芭提亞的文章給我發出去!」

「楊偉仁。你有種。」喀的一聲,電話掛了。

這小子,真沒禮貌,再見也不留一句。

「去死哥。」細摳緊蹙眉頭地看著電腦,說:「網路斷線了。」

斷線?

一旁的曾貝琪也嚷著相同。看來,事有不妥。

電話鈴聲忽然又響,曾貝琪拿起電話一看,說:「是劉農打來的?」

 

劉農?難道…對方來了?

「啪」的一聲,屋內燈火全熄了,望眼全是黑漆漆的一片。

「停電?」

不,是被斷電!我馬上趴到地上,大聲嚷著:「趴下!通通趴下!」

「為什麼?」問話的是細摳。

「我叫你趴…」

「嗒嗒--嗒嗒嗒-嗒嗒--」

話未淨,槍聲已近!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小英村長的隱密生活

陳小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8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8)

發表留言
  • DJ
  • 來囉來囉~~對決時刻!
  • 楊小蝦
  • 啊 槍戰又來啦!!!我要趴下!!!!
    新聞控.....對我來說是新名詞 介紹一下

    100萬人次點閱率 啊 一輩子有一次也甘願啊...(白日夢當中....)
  • 浮雲
  • IP 可以找到地址嗎?
    這太可怕溜


    敵人來囉
    我好興奮~
    去死哥要射了

  • J's Jessica

  • 要對戰了....
    好緊張唷~~~

    小英, 我又端著咖啡.. 拿著愛心小手來囉~~

    gogogo!!!!

    ^0^

  • Vickie

  • 阿姆又來了哦...

  • J's Jessica

  • 咖啡香香......
    Jessica 催稿來囉~~~

    去死哥加油!!!!!!!!!!
  • 鴨霸玲
  • 我~~中搶了!!(倒地)

    來去睡覺....明天繼續!
  • 早睡早起精神好
    晚睡晚起精神爽
    祝鴨霸姊有個好眠

    陳小英 於 2012/03/02 23:32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