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.

每個月一號,我的戶頭會有從信托而來的兩萬五千塊錢。單身如我,沒有房租、房貸壓力,兩萬五千塊錢雖然不多,但已足夠。衣食無慮之外,偶爾還能開個小差,尋點快活。也因此,即便年歲三十三,仍然追著夢。

夢著什麼呢?夢想成為一名媲美史蒂芬‧金的作家。

還差多遠?很遠。(雖然曾以楊偉仁的名義賣出過兩本半的不曾、也不會出版。)所以,在我以楊偉仁築夢之餘,還以『史蒂芬‧淫』分身出版過13本小說。

13本?還築不成夢?

是這樣子的:因為『史蒂芬‧淫』的作品不跑各大通路,不在書局上架,全省公立、私立圖書館更是絕無可能擺上書櫃上的任一角落。

那這些作品在哪?他們只存在於某些租書店(太高級還找不著),最狹窄、最陰暗、最少人走進的那一處角落(是不是很有史蒂芬‧金大師的風格)。而讀者,若不是國中男生,便是早熟的國小男生。

猜到了嗎?筆名『史蒂芬‧淫』的我,就是專寫一本三萬字,內有一萬五千字『啊呀咿嗚喔』的色情作家。聽聽以下書名吧!『怎救雷恩大B』、『雞巴英雄』、『醉後,決定幹上妳』、『脫光之城IIIIII』…等,以及今天即將收到的新書:『讓精子飛吧!』

 

早上十點,出版社來電通知,首刷以經出爐(這類書也只有首刷),一會兒便將熱騰騰的『讓精子飛吧!』送到家裡來。依照慣例,他們總是會問:「要幾本?」

要幾本?你覺得我好意思將『讓精子飛吧!』拿去與人分享?告訴大家我就是在國中男生圈子裡小有名氣的色情作家史蒂芬‧淫?

不過,我相信等到管理員通知我收快遞時,免不了又是一小箱。照慣例,出版社還是會多塞30本給我;而這30本,當然是扣在稿費裡頭。

稿費已經少到不能再少了,還得強迫六折購買30本。要我拿去賣誰?難不成去到各大國中後門偷偷兜售,還是借禮堂辦簽書會來販售?

搞得我寫色情小說就算了,還得上拍賣網站賣色情小說。

生意好嗎?

一個月,平均交易一本。你說呢?

 

中午,將昨晚吃剩的肉羹湯熱了,拌碗白飯將就吃了。用過飯後,吞了一顆止痛藥,橫躺在沙發上,胡亂轉著頻道。一會兒,管理員來了通知。

「楊先生,樓下有…」

「讓他上來吧!」我掛下話筒,從沙發上坐起,將肩上的三角巾調好位置。這才想到:昨天下午出院時,竟然忘了向醫院要拿保險理賠的診斷書。看來,這兩天得再跑一趟了。

「啾--」鳥叫聲揚,是門鈴響了。我連忙起身走到門前,取下安全門鏈,扭動門鎖。大門這麼一開,我卻愣住了!

眼前這一位快遞員,穿得也太正式了吧?

瞧那一身咖啡色西服不提,腳上那一雙擦得雪亮的皮鞋不說,沿著鼻上那一副金絲眼鏡往上走,竟然是油油亮亮服服貼貼的三七分西裝頭。

「楊先生,」男子,微微打揖:「楊偉仁先生。」

「你是…」

「你好,敝姓劉。」話完,他從雙手呈上一張燙金名片。「劉農,劉律師。」

劉農?怎麼會有這麼難聽的…等!重點不是名子,重點是怎麼會有那麼討人厭的職業!當下念及,莫非事關前天晚上的那一對母子!?

「不好意思。」我拉過門把,堆起笑容:「您找錯門了。」眼見就要關上!

「楊先生!」門縫竟然奔出半只皮鞋,硬生生的擋開大門。跟著一隻胳臂橫出,揮舞燙金名片,說:「你就是楊偉仁先生!」

「不是!」我死命的推擠大門,喝道:「都說了我不是!」

「啪」的一聲,只見對方手掌一翻,燙金名片竟然變成一張5 X 7的彩色照片。這麼一手好功夫,名子叫劉農…難不成,他跟頂頂大名的魔術師劉謙有關係?

發出讚嘆之餘,手下也見鬆了。而對方,也趁機從門外擠進半個身子。

至此,我沒打算再做反抗,反而退開兩步。只因,有事相問。

「你哪得來的這張照片?」

劉農將門完全推開之後,畢恭畢敬的把照片交到我的面前,說:「我是代表她而來。」

我接過照片,目光一凝,思緒跟走…

是那一年,阿姊與我在清邁山區的合照。這張照片多久了?六年?七年?

翻到了照片背面,我猛然一驚。這傢伙啥時後塞了張光碟在我手中?

「光碟是楊詩妮小姐燒錄的。」

我點點頭,滿是疑惑的翻看光碟片子及阿姊的照片。

「您看了就會明白。」

是呀!還用你說。我連忙來到電視機前,打開DVD播放器,正準備將光碟片從封套取出之際,就見劉農對著我直揮手。

「楊先生,方便進屋嗎?」

「不好意思,」我這才想到他的存在,連忙欠身說:「請進!」

「謝謝。」

     「應該的…咦…?」

但見,劉農慢慢轉過身子,雙手這麼一攤,待回身,竟然牽出一高一矮兩傢伙!

 

懷疑、困惑、不解之餘,就一件事,生出確定:

劉農跟劉謙,一定有關係。

 

 

陳小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