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.

女生叫恭,下個月滿十五歲,比實際年齡看來大一點。男生叫卓,今年六歲;瞧他一臉笑容,就知道把手指頭往鼻孔塞的蠢樣子,的確符合專吃鼻屎的年紀。

依照阿姊信件上的指示,我要做的也就……就這樣?反覆翻查信件,除了兩名外籍小朋友的簡單介紹之外,其他一概語焉不詳。總的來說就是三件事:吃的飽、穿的暖、看顧好。再加PS兩條:

一、空閒時,教恭中文,她需要加強書寫、作文能力。

二、沒事別亂跑,租片子回家看就好。

 

所以還是三件事:鋪床、餵飯、洗衣裳。教中文?我應該沒『空閒』。看片子?拜託!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台灣有三多,當中一項就是有線電視台的頻道最多,不怕你嫌少,就怕你家電視頻道不夠多!租什麼片子?看第四台就好。

「楊叔叔!」卓舉手發問:「那台灣還有哪兩多?」

「叫哥哥。」我鄭重糾正他。「重新問過。」

「楊哥哥,台灣還有哪兩多?」

「檳榔跟詐騙集團。」

「檳榔…詐騙集團…」卓轉頭問起一旁的恭,「什麼是詐騙集團?」

恭附耳卓,低聲說起長串泰語。時過兩分鐘依然不見停歇、當中不雜一句中文、更別說是台語。

這可不行呀!兩個加起來不足我歲數的小傢伙登上我的地盤,衝著我的面,操著我不懂的話,分明就是不尊重我,不把我放在眼裡。

「咳、咳…」我打斷他們的說話,「你們住這呢,有幾件事情需要注意、遵守。第一件事,既然你們都會說中文,那就別在我面前說泰語。這是禮貌,也是尊重;尤其,我還是家中唯一的大人。」

恭與卓聽完,相繼點頭。

「至於第二件事呢…ㄟ…等我想到再說。現在,把你們的行李帶著,我帶你們去這幾天要住的房間。」

房門一推,宣洩出久未住人所生出的悶味。我進了屋,將窗子打開,行間還將兩只放滿雜物的紙箱推到一旁。這才招呼小朋友進房,將他們的行李擱到衣櫥旁邊。

這一間本來是我的房間,直到退伍一年左右,當時的女友住到了家裡,眼見阿姊只是個『傳說』,便嚷著要換到附有浴室的主臥室。於是,在沒徵求阿姊的情況下,悄然的將房間給換了,自行入住主臥房。諷刺的是,房間才剛換過,女朋友也悄然的將我給換了。

也是無妨,反正阿姊一直沒有回來過,就像當年的女友,一直沒給我個清楚交代過。

晚餐過後,恭帶著卓去洗澡,我進了書房,放了音樂,將阿姊的信件再次詳閱:

「阿弟:

        最近還好嗎?不好意思,農曆年後就沒與你連絡過,我這段時間都在泰國。恭與卓就是我在這段期間所認識的小朋友。由於事出突然,暫時抽不了身,所以才會請劉律師幫忙,將小朋友託寄在你那兒。

別怪姊姊沒事先說過,反正,無論如何你都會答應,不是嗎?

兩個小孩都是華人子弟,會中文,你不用怕溝通不良。尤其是恭,別看她年紀小,可是非常懂事的。卓呢,你不用擔心,恭會幫忙看著,所以別怕。

姊姊知道小孩子是你最大的夢靨,尤其是學齡前。

說到這裡,姊姊再次跟你說聲抱歉:幾年前,你發生的那件事,我居然沒有回台灣陪你面對。不過,我一直相信;也許你沒那麼喜歡小孩子,但絕不至於厭惡小朋友。

所以,在我回去之前,請你替我照顧好恭與卓。別受凍、別受餓、重要的是別搞丟他們,更不能飛踢、罵他們去死。

恭,下個月就滿十五歲,會英、中、泰語,很聽話、很好學,就是太文靜。平時若看起來很冷淡,你別介意,她就是這樣子。喜歡韓劇,潘瑋柏,以及漂亮衣服。(說這些,你應該懂得。她生日快到了)

卓,六歲,正是調皮搗蛋、活撥好動、問東問西的年紀,買點小東西給她,很容易打成一片。不過,我可警告你喔!一但熟了,小心別被他給欺負了。他還不會洗澡、換衣服、上大號。不過這些事,恭都會作。你不用擔心。

另外,劉律師的電話收好,有急事再與他連絡,沒事別亂打,人家很忙的。

就這樣了!姊姊相信你,在台灣也只有你能信賴。照顧好小朋友,自己保重。

 

再見!

 

楊詩妮

 

PS. 空閒時,教恭中文,她需要加強書寫、作文能力(你可是大作家呀!史蒂芬‧淫先生)。還有,沒事別亂跑,租片子回家看就好。

最後,別E-MAIL給我,我這兒沒法子收信。」

 

她在哪呀?又在哪個深山叢林裡啦?既然都在哪兒了,如何得來資訊,我是史蒂芬‧淫?

 

晚間,兩個小朋友大概是累了,時不過九點,便來與我道晚安,早早進房睡了。我呢?則在書房裡賣力的將稿子再往前推了兩個章節;停筆時,時間也近子夜三點。

睡前,經過孩子的房間,看見門縫透出的微光,我停下腳步,駐足在門前。油然生起一股感觸,這感覺談不上差、說不上好。就像玉蘭花香,所帶來的那種淡淡、幽幽、飄飄的似曾相識…

好久不見。家裡居然還有別人。

 

 

陳小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