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.

看完了答應阿恭的四集韓劇,已經凌晨兩點多了。仍無睏意的我,倒了杯威士忌,加上三顆冰塊,走進書房。

我打開電腦,放了音樂。

輕酌一口後,將身子埋進電腦桌前的躺椅裡,隨著《Bohemian Rhapsody》的前奏在空中揮舞手指。一會兒,Freddie Mercury高亢激昂的聲音一揚,我連忙將音量關至最低。

差點忘了,書房隔壁睡了兩個小傢伙。

我掛上耳機,再開音樂,安靜的打開信箱,查看郵件。

 

美麗姊的信件裡面沒有檔案,她說相片太多、檔案太大。所以,她將相片放上了『非死不可』。另外,她會沖洗一份相片給小朋友。

沖洗照片?這年頭還有人在幹這檔子事?

連進了美麗姊的臉書之後,我點擊了相片。

113張照片裡,除了有美麗姊、阿卓、阿恭之外,還有曾貝琪已及她的大塊頭助理莫利。

我逐一觀看,隨著她們的腳步從永安市場捷運站一路迤邐到了淡水與曾貝琪、莫利會合,然後吃飯、喝茶、逛街。最後,在淡水捷運站前的一張大合照,畫下了一晚的句點。

至此,我的威士忌,也見底了。

去到客廳,我又倒了一杯;回到書房,我又看了一遍照片。

喝了大半,我才發現少放了冰塊;再看一次,目光全在曾貝琪身上。

她今天可真漂亮…不,應該是說她一直都很漂亮。我將杯就口,腦中浮起了這幾天遇見她的景況…還想到了去年的萬聖節…

 

為什麼你沒有翅髈?

因為是…Hallween

怎麼了?

Hello, where is my wing?呵呵!

呵呵…hello, where is my

 

「ㄜ啊--」一聲驚恐從我喉間竄出,思緒被迫打斷不說,一口來不急吞下的威士忌更噴灑在電腦螢幕上,我驚慌失措的扯著滑鼠、拉著鍵盤,險些從躺椅上跌落。細看螢幕反射出的那道鬼影子,豈不是…豈不是…阿卓?

我取下耳機,狼狽的將身子扶正,驚魂未定的罵道:「要死啦!在這裡幹嘛?」

「我睡不著。」說完,他兩腳一墊雙手趴上電腦桌:「你在看曾阿姨的照片呀!」

「為什麼睡不著?」

他挖了挖鼻孔,轉頭看我:「曾阿姨是你的女朋友嗎?」

「我問你問題還沒答!」

「那我問你的,你也沒答!」

「我先問的。」

「我後問的。」

「……」我跟個小鬼扯什麼呀?「我是在看『你們』的照片。」

「那為什麼只有曾阿姨?」阿卓伸手在螢光幕滑了一下,問:「怎麼不會跑?」

「喂!你剛挖完鼻孔!」我把他擠到一旁,將滑鼠放好、鍵盤扶正之後,關了視窗。

「我要看!」阿卓抗議著:「你不是說有我們的照片。」

「去睡覺,明天再看。」我抽了面紙,擦拭螢幕。

「可是我睡不著了。」

「躺久一點就睡著了。」

阿卓扁著嘴,搖搖頭說:「還是睡不著。」

「你怎麼知道?」

「因為我就是躺在床上睡不著嘛。」

「那你躺沙發。」我指著書房裡、放在書櫃旁的紅色沙發。

「好。」阿卓爬上沙發,側頭看我,問:「這樣嗎?」

「閉嘴、閉眼、不准動。」說完,這小鬼還真緊閉雙眼,直挺挺的躺著,動也不動一下。我拿了件被單給他,讓他蓋在身上。然後,又回到電腦桌前,開了視窗、戴上耳機。

「唉呦,」這小子一躍而起,坐直了身子,嚷著:「還是睡不著。」

「媽的,」我扯下耳機,瞪著他說:「你才躺下去不到兩分鐘。」

他聳聳肩,一臉無辜模樣。那表情也不知是他無可奈何,還是我又能奈他如何。

「那怎麼辦?」問完,我的目光落到了桌上的威士忌。不然…

「不然你說故事給我聽。」

說故事?

「你說個故事,我就會睡了。」

「你瘋啦!不然…你去看電視。」

阿卓嘟起嘴直搖頭,說:「我不要看電視,我要聽故事。」

「我不會說故事。」

「那你可以唸呀!」阿卓爬下沙發,坐到書櫃前的地板上,說:「你那麼多書。」

「不要。」

「拜託啦!我睡不著的時候一定要聽故事。」

「一定?沒這種規定。」

「以前,只要我睡不著的時候,爸爸就會說故事給我聽。」阿卓嘆了口氣,將身子趴到地上,伸出手指輕碰書櫃上的書本,摸過一本又一本、滑過一冊又一冊…

媽的…你這對白是背好的吧?動作是排練過的吧?才幾歲,哪來那麼多觸景傷情呀!

「說完故事,馬上睡覺。」

一聽我說完,阿卓眼睛為之一亮,說:「真的嗎?」

我揮揮手,不耐煩的說:「自己去挑一本。」

「好。」他很認真、很仔細的看過一遍之後,挑了一本《國語辭典》。

「這一本?」

「對,這一本。」

「為什麼挑這一本?」

「因為,它最厚。」

這傢伙…

 

阿卓躺在沙發上,我坐在椅子上;他蓋上棉被,我翻開辭典。他的一雙大眼眨呀眨的望著我,我的雙手翻呀翻的看辭典…就是,找不出個故事來。

我搔搔頭,回身拿取電腦桌上的酒杯。螢幕上,曾貝琪站在漁人碼頭,對著鏡頭撩起頭髮;腦海裡,也喚回了那一晚,與她的點點滴滴…

我闔上辭典,喝了口酒。

「你知道萬聖節嗎?」

他點點頭又搖搖頭。大概,是聽成了聖誕節。

「我要說的,是一個關於萬聖節的故事…」

陳小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